道 铁娘子-底波拉

华人宣道会真理堂 凌志鹏牧师 2010.6.6

主题经文:士师记 4-5章士师记第五章:底波拉、巴拉作歌
    第四章提要:1-14 底波拉作士师; 12-16 巴拉、底波拉战败西西拉; 17-24 雅亿杀西西拉;
    第五章提要:底波拉、巴拉作歌


    一提到铁娘子我们马上会想到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,其实圣经里记载一个铁娘子比她还厉害。
读经(士师记4:1-11)
    1以笏死后,以色列人又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,2耶和华就把他们付与在夏琐作王的迦南王耶宾手中。他的将军是西西拉,住在外邦人的夏罗设。3耶宾王有铁车九百辆。他大大欺压以色列人二十年,以色列人就呼求耶和华。
    4有一位女先知名叫底波拉,是拉比多的妻,当时作以色列的士师。5她住在以法莲山地拉玛和伯特利中间,在底波拉的棕树下。以色列人都上她那里去听判断。6她打发人从拿弗他利的基低斯,将亚比挪庵的儿子巴拉召了来,对他说:“耶和华以色列的 神吩咐你说:‘你率领一万拿弗他利和西布伦人上他泊山去。7我必使耶宾的将军西西拉率领他的车辆和全军往基顺河,到你那里去,我必将他交在你手中。’”8巴拉说:“你若同我去,我就去;你若不同我去,我就不去。”9底波拉说:“我必与你同去,只是你在所行的路上得不着荣耀,因为耶和华要将西西拉交在一个妇人手里。”于是底波拉起来,与巴拉一同往基低斯去了。10巴拉就招聚西布伦人和拿弗他利人到基低斯,跟他上去的有一万人。底波拉也同他上去。
    11摩西岳父(或作“内兄”)何巴的后裔基尼人希百,曾离开基尼族,到靠近基低斯撒拿音的橡树旁支搭帐棚。


    讲到“士师”,中文的意思不太容易明白,在英文里面的意思很清楚,就是 ”Judge” ,即“审判官”。当我们读到第四章和第五章的时候,我们认为这是讲女士师底波拉的故事。事实上,讲到神多于讲底波拉的事情,是神在主导整个事件。在士师记第四章内,七次提到神。“七”是一个完全的数字,当它出现在神身上的时候,我们需要特别注意。

一.神的管教临到以色列人。
    (士师记4:6-9)底波拉鼓励巴拉去抵挡迦南人的入侵1-4节经文说:“以笏死后,以色列人又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”,所以神要管教他们。士师以笏在位的时候,管理很严,以色列人知道爱神、敬拜神,但他死了以后,情况变了,以色列人走回老路。这使他们受到应有的管教。在士师记里面,有一些以色列的历史一再重演,就是以色列人拜偶像,不信神,所以受到神的管教。管教以后,他们转向神,在痛苦中向神呼求,然后神就施恩给他们,差遣一个士师或拯救者帮助他们,使他们就免受压迫,而且能够自由地跟随神的道路。可是好景不长,过了一段时间,他们又对神不忠了,再一次远离神……所以当你读完士师记之后,你会大声疾呼:“以色列人到底要受多少次管教才能学会功课啊?”
    其实,我们生活,跟以色列人差不了多少。你扪心自问看,你受了多少次神的管教?你回转过多少次?向神呼求过多少次?一而再、再而三远离神,神管教的手就落在你身上。圣经把以色列人的历史记录下来,也是我们生活的写照,为的是像一面镜子一样让我们照照看我们的本相是什么。我们都有这样的经验,在神管教我们以后,我们就谦卑了,顺服了。但是没过多久,因为情况好转了,我们又走回骄傲的老路,走回远离神、爱世界的老路。所以神的管教不是偶发事件,也不是不合时宜的,倒是跟我们的罪性是相称的。神对以色列人的管教总是公正而且适切的,对我们也是一样的。
    而且这种管教相当严厉。以色列的敌人起来攻打他们,这一次攻打他们的是强大的迦南人。迦南人是当地的居民。他们是给以色列人带来问题的第三组人。早先在(3:8)就提到美索不达米亚王古珊利萨田给他们很多麻烦了,然后就是摩押的子孙,在以色列的东南方也要对付他们(3:12)。这一系列的敌对状态,一次比一次严重。这一次是非常强大的迦南人跟以色列人为敌,为什么说迦南人非常强大?他们有铁车九百辆,是争战中非常有力的武器。在底波拉的时代,以色列人根本不是迦南人的对手。在具有先进的军事科技的迦南人面前,他们心中充满了恐惧。他们没有盼望,只能任人宰割。神差遣迦南人对付以色列人,非常严厉,一共持续了二十年之久。
    看看以色列人的历史,从旧约时代直到现在,哪一次不是受异族的欺压。就说最近的新闻也说明同样的问题。那些同情巴勒斯坦的人运送物资到巴勒斯坦,而巴勒斯坦人常借助这样的方法把武器运进巴勒斯坦,叫以色列人受到威胁。于是以色列人把加萨走廊的港口封锁,只要船只通过这个地方,以色列人就上船检查。最近的一次事件,船上700人中有少数人本来就是恐怖主义者,出于自卫的目的,以色列人上船检查看看有没有武器,本是无可厚非的事情。没想到引起冲突,那些仇恨以色列人的恐怖分子用刀斧砍杀以色列人,以色列人开枪还击。对方死了九个,以色列人也伤了九个。国际社会,除了美国不动声色以外,到处都是谴责以色列的声音。
    从旧约一直到新约,犹太人的历史就是一个被逼迫、被打散、受欺压的历史。他们流离到世界各处,像落水狗一样,现在总算有一个小小的国家,还常常遭人白眼。我真是为他们悲哀呀!他们是神的选民,怎么会落到这步田地呢?远离神就是重要的原因。直到现在,他们还否认耶稣基督,不承认耶稣基督就是弥赛亚,他们还在那里等待弥赛亚;他们只相信旧约,不相信新约;把耶稣基督钉在十字架上的也是他们干的好事,而且还高喊:“他的血归到我们和我们的子孙身上。” (太27:25)。你看是不是归到他们的子孙身上了?但是你看启示录的时候,你就知道,以色列终将成为世界政治的中心,耶稣基督要再来作王,祂的脚要踏在以色列的橄榄山上。
    当以色列人陷于最低潮的时候,他们就向神呼求。今天我们基督徒也一样,我们该如何能远避神的管教呢?谦卑地来到神面前,求怜悯,求恩典,做我们随时的帮助。人就是这样,没有困境的话,总是认为自己很不错,很少会向神呼求。当我们走到尽头,认识到自己没有办法的时候,才会来到神面前,以色列人就是处于这样的境况。神管教,不是为了报复,而是为了改变以色列人的心,改变他们的行为,是他们能回到神面前。管教是有效的,使他们没有进一步背离神,恢复与神那种破裂了的盟约关系。所有的管教都具有这种激励的果效。
    在我们基督徒的生活中,很少想到神的管教,我们认为那是旧约的事。其实,新约里面也很清楚地说到神管教祂的儿女。(哥林多前书11:30)讲到有些人不按照规矩领受主的饼、主的杯,“因此,在你们中间有好些软弱的与患病的,病的死的也不少” 。(希伯来书12:5-6)说“你不可轻看主的管教,被他责备的时候,也不可灰心。因为主所爱的,他必管教,又鞭打凡所收纳的儿子”。 管教是神爱我们的一个记号,神用不同的方法管教我们,有时候用直接的方法,有时候用环境—借着四周所发生的事情,就像这里所说的迦南人来攻击以色列人。虽然不能说我们受苦完全都是因为罪,但是当我们处在某种苦境里面的时候,也总得想一想,这是不是一个警告的信号?我们是不是没有亲密地跟随主、没有忠心地服侍祂?当我们受到管教以后,我们的反应是什么?愤怒、憎恨?还是感谢神?我们感谢神,因为神要你回到祂面前来。
    有一位观光客到瑞士的乡间牧场去,每天出去散步。他注意到许多羊中,有一只羊孤零零地坐在离牧人不太远的干草堆旁,很痛苦的样子。仔细看,有一支脚折断了,于是就回头问牧羊人是怎么回事。牧羊人告诉他:“是我把它折断的。”原来这是羊群中最刚愎的一只羊,从来不听主人的召唤,多少次走到悬崖旁,不但自己乱跑,还要领别的羊走错路。牧羊人没有别的办法,只好把它的脚折断。牧羊人说:“当我把它的脚折断以后的第一天,我喂它食物,它还咬我。我把它留在草堆上不理它。两天之后,我又去喂它,它不但吃了,而且还舔我的手。我相信等到它恢复健康以后,这只羊将会成为羊群里最顺服的模范羊。”
    试想,羊尚且懂得这道理,何况人呢?今天我们受神的管教,有时候不能理解,甚至发怨言,但是神要我们静下心来。有一天,当你回头一看,就会怀着感谢的心这样说:“若不是神的管教,恐怕我老早就从悬崖上坠落到万丈深渊里面去了呢!”

二.底波拉成为神的工具。在危急关头,神的呼召临到底波拉,她就负起责任来领导以色列。
    圣经中很少提到女先知或女士师,而在(师4:4-7)介绍的底波拉是一个惊人的、不寻常的例子,(师5:8)还进一步讲神如何拣选新的领袖,底波拉是领导人之一。她对神的呼召做出了反应,因为她有好的灵性。我们看她的家庭背景:底波拉是个结了婚的女领袖。我们不知道她有没有儿女,我们也对她的丈夫一无所知,只知道她的丈夫名叫拉比多。我们从底波拉的领导记录知道她是坐在一棵棕树下面,使百姓知道可以在什么地方找到她。士师就像今天的法官一样,百姓常把他们彼此间的纠纷、争议以及社区的问题带到底波拉面前来,请她来判决。底波拉是一位很有智慧的妇人,而且也因经历各种困难的情况证明她的识别力。在危急关头,神的呼召临到她,底波拉就负起责任来领导以色列。她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,所以当战争临到以色列,大家都拥戴她。
    有一个功课是我们必须学习的,就是在神信任你、把大事交给你之前,你必须学习在小事上来服事祂。为了信任你,好担重任,你必须先在小事上证明你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。主耶稣说得很清楚,(路16:10)说“人在最小的事上忠心,在大事上也忠心;在最小的事上不义,在大事上也不义。” 在(路19:17)里,“良善的仆人,你既在最小的事上有忠心,可以有权柄管十座城。”也有同样的意思。显然,如果神在属世的小事上信不过你的话,祂不会选你去做属灵的大事。
    忠心是非常重要的事情,这不难理解。就说我们教会旧房屋维修的事情吧,因为教会人手不够,不得不由我亲自去找工人。我用人的原则,首先看他是否诚实,再看他是否忠心。我找到一个多面手,最初是从请他做杂事开始的,几次交往发现此人忠厚,从来不乱叫价,工程又讲究品质。现在教会有什么大修,我就很放心地交给他去做。因为跟他约定包工不包料,有时我还要陪他去选购材料,花了我一些时间,但却为教会节省了不少开支。
    拿破仑的下属官员有一次推荐一个年轻人,要晋升他为队长。拿破仑就问下属推荐的理由。他们说:“这个年轻人非常机智勇敢,在这次战役里面立功不小。”拿破仑说,“他上次确实勇敢,但你们可以查一查,他第二天,第三天又怎样?”官员们调查以后发现,他平时吊儿郎当,做事不太负责任。显然不是一个沉稳可靠的人,就打消了晋升他的念头。
    我们看见底波拉是一个忠心不二的人。在小事上忠心,在大事上更忠心,对神的话有高度的敏锐感。神的启示临到她,显明以色列人将要面临什么事情,她领会了。她的耳朵向神是开着的。神有时候会采用非传统的方式来使用一个人,也许当时找不到一位男人,像底波拉这样。如果有,我相信神会首选男人为领袖,因为从历史和圣经的原则看都是这样。但是当我们不顺服的时候,神可以叫我们很惊讶,祂起用一个大家想不到的人来拯救以色列。所以,姐妹们不要小看自己,很多时候,神也使用姐妹,来完成福音的大使命。我们今天同样需要听神的话,忠实地把它传递出去,做有底波拉这种个性的传道人。
    底波拉主动委身,对以色列的情况相当了解。第四章讲到有关地理方面的事情,底波拉在以拉玛和伯特利之间运用她领导的权力处理事情。她住在南边,以法莲山地。她有理由推托:现在是北方出问题,你们北方支派去想办法吧!但是她不是这样,她要参与,采取主动,对北方的需要有所行动与作为,这与巴拉形成对比。底波拉要求巴拉率领军队去争战,巴拉说了(4:8 )的话:“你若同我去,我就去;你若不同我去,我就不去。”我们看出巴拉将军显出踌躇不前的心态。但是底波拉却不一样,在第五章里底波拉写得胜的诗歌的时候,她称赞那些的参与的支派和北方支派并肩作战,也责备那些漠不关心、不愿出兵的支派(士师记5:15-17)。可见底波拉是一个出色的铁娘子,胆敢跟拥有900辆铁车的迦南人争战,她是一个付诸行动的女人。

三. 神的先见。
    (士师记5:17-18)西西拉被底波拉和巴拉打败后逃跑,雅亿出来迎接西西拉。在这章圣经里面,神的预知和统管权表露无遗。有两个例子足以说明神有的先见和有预订的计划。其一是有关巴拉的事情(4:9底波拉说:“我必与你同去,只是你在所行的路上得不着荣耀,因为耶和华要将西西拉交在一个妇人手里。”于是底波拉起来,与巴拉一同往基低斯去了。);其二是有关希百的事情(4:11摩西岳父(或作“内兄”)何巴的后裔基尼人希百,曾离开基尼族,到靠近基低斯撒拿音的橡树旁支搭帐棚)。
    “耶和华要将西西拉交在一个妇人手里”,那妇人是谁呢?不是底波拉,是雅亿。(士师记4:21-22)西西拉疲乏沉睡。希百的妻雅亿取了帐棚的橛子,手里拿着锤子,轻悄悄地到他旁边,将橛子从他鬓边钉进去,钉入地里。西西拉就死了。巴拉追赶西西拉的时候,雅亿出来迎接他说:“来吧,我将你所寻找的人给你看。”他就进入帐棚,看见西西拉已经死了,倒在地上,橛子还在他鬓中。显然,西西拉不是被巴拉将军杀了,也不是被底波拉杀了,而是一个妇人雅亿。这个可怜的巴拉将军,被夹在两个妇人之间,这两个妇人愿意做神的器皿,而巴拉踌躇不前,得不着荣耀。神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,神的计划早已确定巴拉不能把得胜的荣耀归给他自己,反而要归给一个妇人雅亿。
    神的先见还在11节有关希百的事上显明出来。希百是基尼人,他离开其他基尼人。希百是一个不纯的犹太人,是在十二支派以外的,他是何巴的后裔,摩西的内弟。他在靠近基低斯撒拿音的橡树旁支搭帐棚,事实上是神预先安排好了。神在恰当的时间把他安置在适当的位置,西西拉战败以后逃到这个支搭帐棚的地方,以至于希百的妻子雅亿能把迦南人的将军西西拉杀掉。
    有一次有一个人坐在一棵很大的核桃树下面想:“这么大而结实的树,挂着一些这样轻小的核桃,对比一下南瓜,又大又重,居然长在软软的藤茎上,不太合理吧?应该相反才对啊!”一阵风吹来,一颗核桃掉下来正好打在他的头上。他好像突然明白了一些奥秘:“此刻若是南瓜长在这棵树上,岂不把我砸死了?”
    神设计、神预备的一切都是美好的。祂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,而人不见得能明白。我们属神的人真有福气,神已经预知我们前面的路是怎样的了,祂已经为我们安排好了,所以我们要有信心。神啊,我把我的前途交在袮手中,因为我虽然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,但是袮知道一切,袮的安排总是最好的,从不误事。我有信心信靠袮。

四. 神的得胜。
    (士师记4:12-23) 12有人告诉西西拉说:“亚比挪庵的儿子巴拉已经上他泊山了。”西西拉就聚集所有的铁车九百辆和跟随他的全军,从外邦人的夏罗设出来,到了(士师记4:22)巴拉追赶西西拉的时候,雅亿出来迎接他说:“来吧,我将你所寻找的人给你看。”他就进入帐棚,看见西西拉已经死了,倒在地上,橛子还在他鬓中。基顺河。底波拉对巴拉说:“你起来,今日就是耶和华将西西拉交在你手的日子。耶和华岂不在你前头行吗?”于是巴拉下了他泊山,跟随他有一万人。耶和华使西西拉和他一切车辆全军溃乱,在巴拉面前被刀杀败。西西拉下车步行逃跑。巴拉追赶车辆、军队,直到外邦人的夏罗设。西西拉的全军都倒在刀下,没有留下一人。
    17只有西西拉步行逃跑,到了基尼人希百之妻雅亿的帐棚,因为夏琐王耶宾与基尼人希百家和好。雅亿出来迎接西西拉,对他说:“请我主进来,不要惧怕。”西西拉就进了她的帐棚,雅亿用被将他遮盖。西西拉对雅亿说:“我渴了,求你给我一点水喝。”雅亿就打开皮袋,给他奶子喝,仍旧把他遮盖。西西拉又对雅亿说:“请你站在帐棚门口,若有人来问你说:‘有人在这里没有?’你就说:‘没有。’”西西拉疲乏沉睡。希百的妻雅亿取了帐棚的橛子,手里拿着锤子,轻悄悄地到他旁边,将橛子从他鬓边钉进去,钉入地里。西西拉就死了。巴拉追赶西西拉的时候,雅亿出来迎接他说:“来吧,我将你所寻找的人给你看。”他就进入帐棚,看见西西拉已经死了,倒在地上,橛子还在他鬓中。

    23这样,神使迦南王耶宾被以色列人制伏了。
    得胜分两步,第一步是巴拉的得胜,他把西西拉的军队打败了;第二步是雅亿把西西拉将军杀了。但是有一节圣经是关键的,见14节:“底波拉对巴拉说:“你起来,今日就是耶和华将西西拉交在你手的日子。耶和华岂不在你前头行吗?”得胜出于谁?当然是属于神。神走在他前面,为他主张安排一切。他只要顺服神,就确定要胜利,荣耀归给神。
    巴拉和西西拉在基顺河决战。这条河通常是干的,特别是在这个时候。西西拉是迦南王耶宾的将军很自信地靠他900辆铁车跟以色列人的将军巴拉对阵,他认为胜利非他莫属。但是当他把这900辆铁车开进基顺干河床以后,奇妙的是神打开天上的窗户,就像挪亚时代的洪水一样,大雨倾盆降下,整条河充满泥浆,使那900辆铁车抛锚了。他们引以为傲的军事科技,一下子变成他们的败笔。
    圣经有记录这件奇迹吗?你可以看(士师记5:4)“耶和华啊,你从西珥出来,由以东地行走。那时地震天漏,云也落雨。”再看21节:“基顺古河把敌人冲没。我的灵啊,应当努力前行”。西西拉不是傻瓜,当然是看着河床是干的,才下令把铁车开下去。什么时候降雨不好,偏要在铁车下去的时候来个的地震天漏,这是巧合吗?
    不信的人总想用巧合来解释。有那么多巧合吗?我们基督徒相信神迹奇事,这是神的作为,不叫巧合。神设计好、预订好,叫以色列人争战得胜。所以说,得胜在乎神。弟兄姐妹,我们争战要参与,不错,但是真正使我们得胜的是耶和华神,我们的主耶稣基督。神有比我们更好的计划,祂在适当的时刻施展祂的权能,叫我们得胜。
    神阻止了西西拉的铁车和军队使他们动弹不得,西西拉战败,只好逃命。西西拉显然是要逃回耶宾王那里去。他路过基尼人希百支搭帐棚的地方,希百的妻子雅亿出来接待他,然后西西拉因为太累就睡着了。也许,开始时雅亿并不知道这人是谁, 后来,给他盖被、倒奶给他喝,才发现这是迦南人的将军,就趁西西拉熟睡时拿支帐棚用的橛子钉进他的头部,把他杀了。也许你会说,“这不是背叛、行诡计、不光明正大吗?” 但是不要忘记,这是战争。向邪恶挑战,得胜第一,即使现代战争也是这样,有时候要误导敌人,以毒攻毒。神知道如果耶宾王和西西拉将军得胜的话,以色列人将全部被杀光。神爱护祂的百姓,所以起用雅亿把西西拉杀了。
    由此我们看出一个原则,神的子民需要向邪恶挑战,而神总是站在受压迫和贫穷者的一边。以色列人没有铁车可以与迦南人对抗,但是,神使他们得胜,不但打败敌人的军队,而且连首脑也解决掉了。

祷告:我们的父神,亲爱的耶稣基督,我们来到你面前。主啊,愿你自己借着这段圣经,叫我们明白你的旨意。虽然这是旧约的一段历史,我们平时很少涉及,巴不得我们记住底波拉这位女士师,因为她肯听从袮的话,顺服袮的旨意,你就重用她。愿袮把同样的灵放在我们当中,感动我们,让我们知道该如何行,讨袮喜悦,能够在属灵的争战上得胜有余。这样的祷告交托奉耶稣圣名,阿们!
 


根据讲道录音整理,有相配套的铁娘子-底波拉.mp3可供下载收听

回到 主日讲道录音和文摘(2
回到 华人宣道会真理堂 主页